没出售加密货币也要被课税日本税制让业者「失望离去」

日本的加密公司先前持续请求当局改变税务政策,以免这些政策将加密货币业者排挤出日本。然而,最近的政府政策公告显示,他们的呼吁被置之不理。日本执政联盟稍早批准2022 年度税收计画,继续把上架的代币列

日本的加密公司先前持续请求当局改变税务政策,以免这些政策将加密货币业者排挤出日本。然而,最近的政府政策公告显示,他们的呼吁被置之不理。

日本执政联盟稍早批准2022 年度税收计画,继续把上架的代币列为须纳税的对象。只要代币在活跃市场上架,发行方就算没有卖出代币,也要纳税。

举例来说,若一个项目把一些代币在交易所上架,在公司财库中保留其他多数代币,只要代币的市场价格上涨,该公司就必须为其持有的代币资产纳税。

如果核心团队没有足够资金纳税,就会像早期阶段的新创公司一样,被迫向公开市场出售更多代币。这对代币价格以及项目的健全和计画发展都是不利的。

税务会计师柳泽宪治(Kenji Yanagisawa,音译)表示:

代币发行商适用的税率为约35%,如果发行业者空投代币,发行方和接收者都须被课税。现行税收制度「至少一年内不会改变」。

日本的公司税政策已经导致一些加密货币项目创办人解散在日本的公司,迁往他国。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顾问公司Gracone 的创办人Mai Fujimoto 就表示,就她所知,已有八个项目离开日本。

业者:日本对加密货币监管不明确、税收过高

其中项目之一是Astar Network,是Sota Watanabe 创立的多链去中心化应用程式中心。他说,监管不明确和高税收是日本的严重问题,因为代币一旦在活跃市场上市,就会被课税,但对「活跃市场」的定义又不够明确。举例来说,币安很明显就是活跃市场,但不清楚在去中心化交易所或低交易量交易所上架的税收规定。

日本金融厅今年7 月宣布成立去中心化金融研究小组,由学习院大学法学教授Hideki Kanda 担任主席,但多数员都是法律学者,只有LayerX 技术长和Sony 一名主管是业界人士。

Watanabe 去年10 月在新加坡成立一家公司,今年则解散在日本的公司。他说,这耗费约20 万美元的法务和会计费用。他还研拟一套计画,协助其他日本加密货币公司迁移到新加坡,同时计划在新加坡发行代币,并向日本政府提出回馈意见,表明在日本利用原生代币进行Web 3项目「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些创业人士表示,日本欠缺促成国内区块链产业的支撑性政策,是他们离开的另一个原因。

Ryodan Systems 公司执行长Leona Hioki 曾经认为,日本可能会「像中国对待网路产业」那样鼓励本土加密货币产业,但「我的预期显然错误」。他今年离开日本前往瑞士「加密货币谷」楚格(Zug),形容当地「既非极端避税天堂,也非加密货币混乱丛林」,公司可用比特币纳税。

目前在日本,加密货币投资者的所得属于「杂项收入」,税率依照个人收入而定,最高收入者的税率可高达55%;相较下,个人股票收益的税率约20%。

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Point 社长Genki Oda 表示:「日本税务规定是疯狂且错误的。」他说,如果当局让加密的税法比照股票,他估计会有10 兆至20 兆日圆(880 亿至1,750 亿美元)重返日本加密货币市场。

对此,日本税务官员曾表示,数位资产如今宛如处于「合法灰色地带」,交易者愈来愈擅长利用加密货币投资来作为「避税的手段」。

区块客今年10 月报导,日本税务机关正加强稽查加密货币资产相关报税纪录,已发现数十人未依法报税,逃漏税金额合计高达14 亿日圆(约1,260 万美元),当中Cardano(ADA)交易相关逃漏税占了约600 万美元。

这篇文章没出售加密货币也要被课税日本税制让业者「失望离去」 最早出现于区块客。

收藏我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