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矿场「地下化」经营:中国算力「一夕清零」的真相

今年5 月,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挖矿下达禁令,内蒙古、新疆、云南、四川等「挖矿圣地」陆续出台排斥挖矿的政策,中国各地矿场逐步关停,大部分矿工已开始出走海外远赴大洋彼岸。然而,近日有多位消息人士向外媒《

今年5 月,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挖矿下达禁令,内蒙古、新疆、云南、四川等「挖矿圣地」陆续出台排斥挖矿的政策,中国各地矿场逐步关停,大部分矿工已开始出走海外远赴大洋彼岸。然而,近日有多位消息人士向外媒《CNBC》表示,专家估计,目前,比特币全网仍有多达20% 的算力占比是来自中国。

中国曾被誉为「比特币挖矿重镇」,根据剑桥比特币能源消耗指数(BECI)估计,截至去年10 月为止,中国占全球挖矿产能约67.4%,但之后遭逢政府打击,来自中国的算力占比逐月下跌,随后甚至荡然无存,跌至0%。

千方百计躲避监测

不过,中国网路安全公司「360 政企安全集团」却出示了截然不同的数据。根据360 威胁态势监控系统今年11 月的监测数据显示,中国日均挖矿主机IP 活跃量有10.9 万个,主要使用的网路类型为家用宽频、企业专线、数据中心,大多分布在广东省、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等地。

目前在四川经营「地下矿场」的Kirk(化名)因为深怕被破获,所以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千方百计躲避监测。 Kirk 向《CNBC》表示,他把自有的挖矿设备去中心化置于多个不同的低点,唯有这么做,矿场的耗电量才不至于太显眼,以免「树大招风」。

除此之外,Kirk 还直接从当地的小型电厂拉线用电,以绕过国家电网,同时,他还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来隐藏自己的数位足迹,以及实际的地理位置。

当谈及在中国经商的经验时,Kirk 表示,他早已习惯要「处处规避」,但过去半年来,风险也确实越来越高了。他说,「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试图打击…. 剿灭我们。」

中国全方位打击加密货币挖矿

北美比特币矿商「马拉松数位控股有限公司」(Marathon Digital Holdings)执行长兼比特币矿业委员会成员Fred Thiel 也表示,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日益俱增的敌意相当显而易见。

例如,在浙江、江西、河北和内蒙古等省份,地方政府已经采取了不同程度的打击行动,例如要求地方官员进行自我合规检查、筛查非法挖矿活动的IP 地址、突袭地下矿场以及逮捕涉嫌包庇挖矿的官员。

上周,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表示,在浙江破获逾30 家国有单位利用公共资源挖矿,共查处48 人,其中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21 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7 人,约谈相关责任人70 余人。

在中国挖矿如何不被发现?

尽管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矿工毫不手软,但许多像Kirk 一样的人似乎已经找到了「不被发现」的生存方法,像是加入矿池,跟全球各地的矿工一起挖矿,以此隐藏算力踪迹。目前,虽然有许多矿池都已对外宣布在中国境内暂停服务,但多位消息人士告诉《CNBC》,一些海外矿池仍陆续收到中国矿工的注册申请。

通常,当一个区块被「挖出」时,赢得它的矿池都会在这个区块上签名。但根据《CNBC》报导,现在,当中国矿工贡献他们的算力来挖矿时,矿池可以选择不签署他们的名字,而这就能解释「中国算力占比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几乎清零」,因为,剑桥比特币能源消耗指数(BECI)的参考资料极有可能是基于矿池自愿共享的数据。

据多位消息人士称,尽管矿池对于跟中国矿工合作的事情保持沉默,但它们其实在幕后帮助了许多地下矿工。 Kirk 表示,「他们实际上提供了很多技术支援来帮助你,以防你自己的人没有技术能力来设置它。」

曾在瑞典、冰岛和中国等地经营加密货币挖矿超过十年的Marshall Long 表示,许多外国矿池都会为中国的地下矿工提供一些「伪装保护」的措施,「他们在数据包离开数据中心时对其进行加密,让它看起来就像普通的网路流量」,Long 如是说。

正如Kirk 所描述的那样,跟他合作的矿池帮他设置了一个伺服器,让他的矿场看起来好像「没那么多个连接点」。当一个IP 地址有数千个连接点,而每个连接点都提交大量数据时,这在当局看来是「可疑的」,尤其是在像四川这样的农村地区。

但是, Kirk 说矿池可以帮助矿工解决这个问题,「在他们施展魔法之后,你只会看到五台机器,这样并不可疑,看起来就像正常家庭会使用的设备数量。」

这篇文章比特币矿场「地下化」经营:中国算力「一夕清零」的真相最早出现于区块客。

收藏我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