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元宇宙峰会书单

2021中国元宇宙第二届峰会现场脑洞已经开到了天涯海角,蓦然回首,已经找不到铁岭。但在聊天的过程中碰撞出了很多好书单,给大家总结分享一下。1. 尼尔斯蒂芬森:《Avalanche》大家都知道了,“

2021中国元宇宙第二届峰会现场脑洞已经开到了天涯海角,蓦然回首,已经找不到铁岭。但在聊天的过程中碰撞出了很多好书单,给大家总结分享一下。

1. 尼尔斯蒂芬森:《Avalanche》

大家都知道了,“metaverse”这个词就是从这儿来的。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作者尼尔·斯蒂芬森老师还是贝佐斯Blue Origin载人发射系统的兼职顾问。为了人类欲望的无限扩张能有个归宿,有钱人们“太空”和“元宇宙”两手抓,也是很拼啊。

书的背景设定其实很像《赛博朋克2077》——未来的联邦政府,权力给了私人组织,国家安全交付给了雇佣军。这些大公司很像《赛博朋克2077里》的荒坂公司,小扎的Meta也隐隐有它的影子。大公司诸侯割据,建立个人领地;严重恶性通胀,美元急剧贬值,人们使用其他货币(也许是比特币?)维持生计。

书中的“Metaverse”有些地方翻译成“虚拟实境”。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三位数字空间;现实世界中的人们通过各自的“化身”交易所娱乐。“Avalanche”是一种电脑病毒,不仅能在网络上传播,还能在现实生活中扩散,造成系统崩盘和头脑失灵——又有点Matrix的影子。

2. 席勒:《美育书简》

铁岭元宇宙峰会书单

我想象中的元宇宙有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会觉得越来越不安或孤独,一切都在迅速的变化,没有了精神支柱,我们可能需要一些安抚心灵的东西来把自己从半空中拽下来。

元宇宙能解决安抚心灵这件事情吗?

对现实不满发泄的出口,或安抚自己心灵的方式,其实我们都有。我小时候喜欢看红楼梦,那个时候红楼梦就是我的元宇宙,我会和王熙凤角色互换,可劲儿使唤丫头和老妈子。

但是现在,大家似乎对于“沉浸感”的要求越来越重口味,需要的刺激越来越多——电影越来越像游戏,读的书也越来越重口味,甚至娱乐一个短视频都要沉浸式:沉浸式吃饭,沉浸式回家,只有起到寒毛直立的效果,才算是在虚拟世界中有了享受,有了“安抚”。

那沉浸感的尽头是什么?内卷下的自我麻醉,还是另一个星辰大海?

我想起了哲学家们的话:

柏拉图:游戏是人用来安抚神灵的活动。 

席勒:正是游戏,而且只有游戏,才使人成为完全的人。 

康德:艺术是以游戏为基础的,是人用美进行游戏的产物,即人的审美活动的产物。

席勒在《美育书简》中,寻找“人”如何才能有“完整的人性”。他的答案是:人性的完整必须经过美和艺术才能达到,只有通过“游戏”才能帮助恢复人的感性,并与理性达到统一,人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

“感性”和“理性”是人的两种冲动。它们相互作用,“当人同时具有这两种经验,当他同时意识到他的自由并感觉到他的存在,当他同时感觉到是物质材料而又认识到是精神…….人才具有自己的人性的完整的直观”,

感性冲动通过自然规律强制心灵,理性冲动通过理性法则强制心灵,而游戏冲动使二者结合并消除了强制;人既能感受到自己的自由(物质),又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精神)时,就会出现一种新的冲动——“游戏冲动”。感性的要求与理性法则都获得了自由,情感的压力与理性的压力同时消失,人也在物质和道德两方面同时达到了自由。

游戏冲动与美、艺术是连体的,人只有在游戏时才是完整的人。

所以元宇宙有了哲学基础?

3. 《濑户内海》

精神层面的隔离,如果上涨到国家层面是一种什么体验?

若干年后,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一强国——原因并不是我们打趴了其他所有国家,而是,一夜之间,地球上其他国家几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于是我们发现,拔剑四顾没有对手。主人公听广播国家的北海舰队在今天进入濑户内海,进入到了日本的领海却发现没有任何的敌人——不只是没有敌人,是没有任何人——他们发现了更高阶的进入更高维空间的办法,精神全体转移到了更高级的空间,把中国人留在这个现实世界,当霸主。

《濑户内海》节选:

铁岭元宇宙峰会书单

4. 《Blocksize War 区块战争》Jonathan Bier 

铁岭元宇宙峰会书单

如果元宇宙是一个自下而上建设、每一个人都去构造代码形成的世界呢?

归根结底人民是大多数,你进到一个元宇宙里,你就听这个元宇宙创造者的;到了下一个元宇宙里,就听下一个创造者的;但是现在没有人去构思那样一个场景——一个真的是自己从下自上建设、每一个程序员都去构造代码、而不是有一个“头号玩家”那幕后公司那样的元宇宙。

但如果是自己向上建设、每一个人都去构造代码,那要采用一个什么样的治理结构呢?是所有构造代码的人可以群体投票决定这个代码向哪里走?哪个版本能上线吗?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就简单复刻了“一人一票”的最基础的民主制?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少数派投票每次都不成功的人们,是不是就想分叉一个新的系统,做自己的规则?就像清教徒当初从英国逃走,又去建立一个美国一样。

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区块链最大的好处就是硬分叉,大不了各玩各的——它是在一切悲观的答案中相对好一点的答案。如果有一部电影能把这些建设元宇宙的“供给端”码农之间博弈、斗争、分叉、描述出来的电影,一定很有趣。

还真有这么一本书:《Blocksize War 区块战争》:Jonathan Bier

详细还原了讲述了从 2015年中到2017年底激烈斗争了整整两年多的比特币“区块战”——比特币扩容之争的历史、各方利益纠葛、不同生态核心目标差异、创新过程中的博弈与竞合、话语权,治理权的争夺。一句感想:真理很多时候真的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5. Vitalik 的最新文章:《Endgame》(终局)

铁岭元宇宙峰会书单

Vitalik在一周前写了一篇文章《Endgame》,讨论区块链的正当性问题。描述了以太坊路线图接下来可能的三种发展路径。结论?这三种路线图最终都走向了同一个结果:区块生产是中心化的,区块验证是去信任和高度去中心化的,并且仍然可以防止审查。V神的建议是,不要过早评测哪个路径会胜出,你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开放地去进行探索:“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当然全要”。

这对元宇宙的未来有启发:如果我们想象的元宇宙中,有任何现实世界映射进来,骨子里还会受到现实世界的制约,不可能达到一个理想的状态。

所以未来属于open source。

收藏我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