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 DAO 治理中的“搭便车”问题

去中心化治理一直存在许多的问题。以链上协议为例,在没有激励的情况下,只有那些利益深度相关的参与者(例如持币大户)会积极参与到治理中,为产品增添价值,而那些没有参与治理的其他持币人则是搭便车者。搭便车

去中心化治理一直存在许多的问题。以链上协议为例,在没有激励的情况下,只有那些利益深度相关的参与者(例如持币大户)会积极参与到治理中,为产品增添价值,而那些没有参与治理的其他持币人则是搭便车者。

搭便车这种行为对于协议的长期增长十分不利,简单来说,它让「车」变得太「沉」了。当协议价值因社区提案等社区贡献而增加时,协议代币捕获了价值,最显著的表象就是代币的价格上涨,而那些仅仅持有代币但并未作出贡献的小额短线持币者则会在价格上涨时进行抛售,获利下车。这不光对于币价有负面影响,同样会让持续贡献者感到不公从而降低后续的贡献积极性。

不进行治理激励会出现选民冷漠问题,然而激励大众参与治理对于协议来说会增添额外成本,这个权衡十分难把控。

本文出自 a16z 前员工,现任 0x 协议工程师以及 Coinbase 数据科学家 Alex Kroeger,文中对 DAO 治理中的所存在的搭便车问题进行了详述,并提出了解决方案。律动 BlockBeats 对全文进行了翻译:

当一种商品或服务有了私人成本和非排他性公共利益时,搭便车问题便会随之出现。烟花表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只要你身处于表演区域以内,那么不管你有没有花钱看这场表演,都能和买票观看的人欣赏到一样的景色(毕竟就算有人没买票,谁也不能阻止他们抬头看天)。

当然,肯定有很多人都想看烟花表演,但如果作为主办方的你从中只收获了个人利益(亲身观看烟花的乐趣),而却没有得到任何公共利益的话(让其他人也能同步观赏),那你可能就没有足够的金钱动力去布置这场烟花表演了。

DAO 治理中的搭便车者

《纽约客》杂志上艺术家 Robert Leighton 的漫画作品

在 DAO 中,无论代币 持有者是否参与治理(创建提案并对各提案进行投票),一个好的治理环境都能让他们所有人从中获益。

虽然归根结底,只要有好的治理环境,参与与否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我也并不提倡将整个团队的工作都指望在一个人身上,因为但凡之前在学校里参与过小组作业的人肯定都知道,仅凭一人单打独斗最终并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此外,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利益的中心化效益将会愈发明显。如果你享有整个集体利益中较大比重的个人利益,比如你持有 DAO 中很大比例的代币 的话,那么你就会更愿意参与到治理活动当中。

鼓励人们参与治理活动

如果我们个人也能从治理活动中受益会怎样呢?

我认为,一方面我们应该给予参与治理的人以奖励,让他们在协议中享有更多的利益。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对那些不参与治理的人予以惩戒,稀释他们在协议中所能获得的利益。

链上治理主要包括两项活动——创建提案并对提案进行投票。

创建提案并非易事,所以好的提案应该得到应有的奖励,并以赏金、一次性补助金、活跃贡献者补助金以及提案内一次性付款的形式进行发放。每个提案的操作难度与影响范围都不尽相同,比如更新参数就要比改写合约简单得多,影响范围也更小。

虽然在我看来,我们确实应该鼓励人们提出更好的提案,但却并不认为我们应该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投票也应该采用一种更为正式的方式来进行。在我所知道的 DAO 中,它们并没有设置明确的投票激励措施,于是这也让那些不参与投票的人搭上了投票参与者的便车。我认为,我们应该明确参与投票的奖励机制,根据某人的投票次数为其发放治理代币 奖励。

我在下文当中探讨了投票奖励中潜在的一些激励失当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措施。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投票

要想用投机取巧的方式获得投票奖励其实也很容易,你只需要在每次投票时不管提案内容为何,都只投赞成票或反对票,甚至乱投一通就可以成功地将奖励拿到手了。这种想法如今已经成为了现实,@transmissions11发布了一款合约,让人们能给每项提案都投出反对票。

我对此的解决方案是,我们可以依据最终投票结果给予获胜方更多的奖励。这一做法将鼓励代币 持有者在思考后作出最佳选择,并激励人们说服他人接受自己的观点。

在投票期即将结束时投出与大多数人相同的票

投票中还存在着另一种搭便车行为,这类投票者会安静地等到投票接近尾声,在结果已然明确的时候再进行投票。

我对此的解决方案是,设置一个奖励递减时间表。投票奖励在投票期开始时最高,并随着投票的进行逐步递减,直到在结束时变为零。这将有助于让代币 持有者保持对未来投票的关注,并在投票开始之前就对提案内容了然于心。

编造大量无用提案

另一种投机取巧的做法是,人们可以创建大量无效提案并对其进行投票来获取奖励。

不过,许多 DeFi 协议,包括 Uniswap 和 Compound,都设有相应的预防措施。在这些协议中,提案发起者必须满足最低的委托投票权要求才能进行投票。虽然针对于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尚不完善,但我建议我们可以将提案发起者(以及他们的委托投票权)剔除出投票奖励名单。

如果这种现象依然屡禁不止,那我们可以进一步可以提高投票门槛,从而阻止这类行为再次发生。

委托投票的复兴

在我看来,直接投票并不适合所有人,因为即便你很想成为一名积极的参与者,也在 DeFi 治理上面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你也很难对 2 个或 3 个以上的协议有足够的了解,而且现实情况是大多数人根本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在 加密货币上。

对于许多 DAO代币 持有者来说,将投票权委托给一名活跃的社区成员才是明智之选。设置投票激励措施的好处在于,它让委托投票不仅能是一项业余爱好,还成了一份未来职业。

委托投票的广告即将在你的本地期刊上出现,使用 fodey.com 便能生成

一般情况下,投票奖励将发放到投票的地址当中,也就是说,被委托投票人所得到的奖励不仅来自于自己的投票权,还包括委托人交由给他们的投票权。

虽然这对被委托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委托人来说却起不到多少激励作用。所以在委托合约中,被委托人需要将一定比例的奖励返还给委托人,而被委托人要想获得委托人的青睐,可以从以下两个方向入手:

增进个人能力(投票率高、声誉良好、判断准确等)提高奖励返还比例

总结

DAO(以及一般的 Web3)为激励方案的创建提供了广阔的设计空间,让我们能开发出更好的应用程序。然而,在目前的 DAO 投票模式中,我们还未能看到出色的激励设计。

投票奖励不仅可以促进治理的发展,还将为委托投票创造出一个极富竞争力的市场。

收藏我們

搜索